中乙往事:省市U20队扎堆为全运练兵,国青重演

2020年已经过去了4个月,但中国三级联赛的参赛球队还没有确定。近来,相关方面又吹出风来,有意让2001年龄段国青队参加中乙联赛。消息一出,引发了不少关注,支持者认为,国青队参加中乙能够锻炼队伍、积累经验,也能填补解散队的空缺,但反对者认为,国青队球员的水平有限、所属权不明、参加南区还是北区等实际问题难以解决。实际上,在中乙联赛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少U20球队整建制参加联赛的情况,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全运会练兵。

2001年龄段国青队

01.武汉光谷退赛催生的全运队

2008年,中国足坛出现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武汉光谷退赛风波。在2008年9月28日,武汉光谷客场对阵北京国安,武汉队李玮锋与北京队路姜发生场上冲突,路姜被红牌罚下,赛后国安提出上诉,足协最终把李玮锋和路姜都停赛了8场。

路姜与李玮锋冲突

随后,武汉方面提出如果中国足协不更改处罚决定,那么球队就退出中超。10月2日,武汉光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赛,这也是中国顶级足球联赛首次出现中途退赛的情况。

次年,以武汉光谷的部分球员(蔡曦、吴龑、周燎等)和湖北全运队的小将为班底的湖北绿茵组建,参加了2009年的中乙联赛,这是全运会球队参加中乙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有光谷强援坐镇,湖北绿茵参加中乙的首个赛季就以亚军身份完成冲甲。

湖北绿茵在中甲

彼时,中国联赛呈现“倒金字塔”型的结构,中超有16支球队,中甲只有13支球队,中乙南北区加起来也才10来支球队,而且乙级联赛球队参差不齐,并没有起到职业联赛塔基的作用。

为了改变这样的局面,2010赛季结束后,中国足协召开了会议,除了提出在2011年恢复足协杯,同时重点考虑了中乙联赛的规模问题,足协提议各省市参加全运会的队伍(1993-94年龄段)可以报名参加中乙联赛,以此来夯实联赛的基础,扩大规模,同时也解决了全运队平时缺乏高质量比赛的问题。

这一提议得到了许多省市体育局的积极响应和支持,加上中国足协要求球队名单中只能有不超过5名25岁以上的球员,未满18岁的球员也被鼓励参加比赛,大大增加了年轻球员出场的机会,此后两年时间,中乙联赛里的全运会适龄球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02.雨后春笋变成昨日黄花?

2009年的全运会U16组别冠军山东男足在2011年组队开始征战中乙,锻炼队伍,这支球队里最早有刘彬彬、吴兴涵,还有后来的预备队射手王成源。陕西著名的青训品牌老城根也在政策推动下宣布组队参加中乙联赛,昔日陕西国力队的国门江洪出任领队,名宿张延担任总经理,这支球队恰好就是2009年全运会夺得U16组别亚军的班底。 

当然,最著名的还是由上海中邦和根宝青训联合组建的上海全运队,虽然根宝的93一代不如89一代在中国足坛响当当,但如今还是像杨世元、李圣龙等球员在中超喊得出名号。

上海全运队李圣龙

位于南区的温州葆隆早在2008年就参加了中乙,成绩一直比较稳定在中游水准,还曾请来名宿张玉宁担任主教练。2011年,温州葆隆投资人陈文达与浙江绿城方面签订合作协议,以绿城二队为班底组成了新的温州葆隆参加2011年的联赛。

同样是南区的川足也以全运会班底组建了一支球队,以四川川大为名参赛,主教练是川足名宿孙博伟。2011年,这支川足受到人员不整、经验不足等影响,仅仅赢了2场球,在南区排名垫底,次年才有所起色。这支球队后来有不少球员进入国青队和国奥队,在全运会上也与冠亚军上海、辽宁难分高下,不过如今发展平平。

四川全运队王睿(红)

经过两年的连续扩军,在2012年,共有26支球队参加比赛,比2010年有了极大的进步,其中16支都是全运会U20组别的适龄球队。

然而,这样大面积出现全运会球队的弊端,在全运年就显现出来。2013年,各省市为了保证全运会的参赛,纷纷宣布不再参加联赛,导致原本26支球队参赛的中乙只剩下16支,加上各队欠薪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让原本就不稳定的基座又发生了巨变。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年底,刚刚夺得亚冠冠军的广州恒大与刚踢完全运会U18组别的上海幸运星一度达成了收购协议,并准备让这支幸运星和广东U18一起组队打2014年中乙联赛,但最终同样未能成行。

全运队踢中乙,是中国足球在发展中的一次还算正常的探索。放在整个足球水平大退步的背景下,93、94年龄段的球员虽然成材率依然很低,但如果没有那两年中乙的基础锻炼,可能很多球员连登上职业,被发掘的机会都没有。

实际上,中乙联赛也一直是中国足球改革的试验田。2017年,中国足协在酝酿让国字号参加联赛的同时,也提出了要足协杯首轮(24支中乙队和8支业余队)的胜者参加全运会的比赛,最终这一方案以“全运会城市组”的比赛落地,当时还在中乙的陕西长安竞技以西安队的名义,夺得了城市组冠军。

03.为什么要让国青队参加中乙

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中国足球的年轻球员,尤其是国青队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改善,与当年冯潇霆、黄博文18岁不到就在顶级联赛驰骋,近十年来,20岁以下的青年球员登上中超、中甲赛场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是出场也是在垃圾时间,根本没有得到有效的锻炼。

2001年龄段之前搞出了AB两队来扩大选材面,曲波带领的B队在泰国输球遭到了国内不少骂声。A队成绩也没好到哪儿去,2019年,国青队主教练贡法龙临阵辞职,临时主教练张力带队在熊猫杯上三战全败,此后成耀东又带队无缘亚青赛。加上之前的沈祥福请辞风波,短短三年时间里,这个年龄段的球员经历的教练都数不过来了。输掉亚青赛预赛,这支球队的球员们未来的日子里,除了能够踢一踢预备队或者青超,已经很难有正式比赛踢。

另一方面,中国足球界有重视奥运会的传统,2001年龄段虽然水平不高,但正好是冲击2024年奥运会的适龄球员。早在两三年前,中国足协就和新华社一起推出了2024奥运之星的专题宣传,还轰轰烈烈组织了训练营,可见对该年龄段的重视程度。如今这样的两难境地,只能让大家又重新想到了靠中乙联赛来锻炼队伍。

从有关部门去年以来的一些行为,笔者判断此次让国青队踢中乙的决心比较大,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有司计划让国青队借壳河北精英来踢中乙,如果没能成功,就决定直接以国青队为名出战。加上现在中乙出现大面积缺口,国青队占一个名额成为了顺水推舟的事情,这样也不会像中超U23梯队打中乙那样过分压缩老队员的生存空间。

那么,一年稳定能够踢三十来场比赛是否比放在各家俱乐部荒废时光要好呢?现任国青主教练成耀东就明确表示:“这个年龄段作为冲击2024年奥运会的代表,需要通过实战来提升能力,让他们通过联赛提前进入备战状态,利大于弊。”

成耀东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作为连续带队获得过全运会冠军的教练,他对于调教青少年球队、整建制长期培训有自己独特的心得,让他继续执教也能保证风格的延续性。

但不管怎么样,想要靠一两年的时间就让基本功不佳的国青队突飞猛进,甚至直接打进奥运会正赛,这也是不现实的。正如当年让93、94年龄段参加中乙,积累经验,但最终还是没能冲出亚洲,落得个“最弱国奥”的名声,在中超也被政策压制,如今当打之年成材率堪忧。一旦国青队冲击2024年奥运失败,中国足球的当政者在制定政策和措施时缺乏耐心的老毛病是否又会犯呢?届时还会有下个年龄段的国青队来踢中乙吗,还是又会搞出更多新的政策?

俗话说:太阳底下从来就没有新鲜事。中国足球的变与不变,十年前我们见证过的,十年后若再重逢,除了叹息,还能留下什么?

上一篇:早报:让我们看看都是谁回来啦!
下一篇:从“后浪”刷屏谈起:当代年轻人,还有许多进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